财新传媒

中国制造业跻身“第二方阵”之后

2019年11月04日

提振中国制造业,需要处理好多重关系,其中,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是“纲”,纲举才能目张

谨防“僵尸企业”还魂

2019年09月10日

市场主体有生有死,经济才会有“创造性毁灭”

且看城乡“两条腿”

2019年07月04日

关于协调城乡发展,近年来有过不少思路和实践,但总体上,我们却不得不面对城市日益繁荣、乡村渐渐萧条的现实

“拉弗曲线”的前提

2019年04月29日

以减税“放水养鱼”,待税基扩大后,即便税率较低,政府收入也能增加。这一原理成立的前提是以体制改革消除企业活力衰减的结构性因素

权衡长期与短期

2019年02月26日

倘能提速体制变革,尽早实现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绘制的蓝图,将为中国经济社会谋得长久的发展动力

“40周年”之后怎么走

2019年01月18日

市场经济遵循内在逻辑,具有不可阻挡的力量,无论有多少阻碍和波折,时间站在改革者一边

推进改革是对历史的最好纪念

2018年11月01日

改革没有休止符。无论经济还是法治,依旧任重道远。抚今追昔,我们希望汲取继续前行的力量

供给侧改革不只是“关停并转”

2018年08月30日

供给侧改革是一场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也应是政府与市场关系的重塑

找准历史方位

2018年07月04日

探求具体的宏观经济政策,一定要找准历史方位,方能进退有据, 行稳致远

规则与权利

2018年05月10日

中国应该知晓和遵守国际经贸关系中业已经过成熟经济体验证的规则,并坚决捍卫自己的正当权利

应对“深度贫困”

2018年03月05日

投入巨大、动员了全社会力量共同参与的“扶贫”攻坚战,该如何更有效开展?

以改革行动来纪念改革

2018年01月04日

今天缅怀先贤,是为了获得启迪,汲取经验与教训,完成他们囿于时代条件未完成的改革使命

开放的自信才是真自信

2017年11月03日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想显得自信并不难,难的是自信得开放、自信得清醒,起码要自信得有依据

勿以焦虑对机遇

2017年08月30日

抵抗是徒劳的,技术大潮无人可阻挡。但是,总体而言,人类从来没有被自己创造的机器替代过

以退出求新生

2017年07月05日

破产法不能很好发挥作用,归根结底是现有破产机制未能真正保障好各方权益,没有让市场尝到甜头。如何完善破产架构,进一步规范各种破产细节,是不容回避的问题

又到弯道处

2017年05月05日

不少国人喜谈“弯道超车”,愿望不可谓不美好;却须看到,这需要一系列条件,最重要的则是与新经济相适应的经济社会体制

经济转型背后是“一盘棋”

2017年03月01日

只有下好全面深化改革这盘大棋,中国经济增长才能赢得美好前景。那时发展基础会更扎实,体制会更高效,分配会更公正

行动之年

2017年01月11日

新一年的《中国改革》,将继续紧扣改革进程,引领改革热点,凝聚改革动力,成为“重塑中国的思想力量”;也会把更多的笔墨,聚焦具体问题的讨论和实践

真正的风险

2016年10月31日

中国在亚洲金融危机和本轮全球金融危机中“一枝独秀”,使得有些人迷恋资本管制,而对加快体制改革缺乏真正的动力。也许,这才是一种迷思

警钟下的徘徊

2016年08月31日

牵头医改的政府部门,再也不要成天对大小医院之间互帮互助、开展远程医疗之类些微进步津津乐道,真正的考验是压力如山的体制性改革

截断贫困代际传递链条

2016年07月04日

正视农村儿童发展困境,为他们疏通个人成长和社会流动的通道,是百年大计

杠杆的支点

2016年04月29日

信用危机的根由,在于缺乏建立在可靠制度安排基础上的硬约束

不管需求侧还是供给侧,关键是“改革侧”

2016年02月26日

中国要顺利实现从要素驱动向效率驱动乃至创新驱动转变,同时解决贫富差距过大、社会公平正义不足和生态环境恶化等问题,就需要政府、市场与社会三者有机联动和互补,在改革侧解决问题

功夫在诗外

2016年01月02日

人民币入篮标志着中国完整接受现行国际货币体系,将锁定中国已取得的金融改革成果

追忆的季节

2015年12月02日

斯人已去,其身后事业仍待后人开拓;改革时艰,继承其丰厚政治遗产,是最好的纪念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有其屋 李雅 卢旺达 医学生 去杠杆 冀中星 东部战区 做市商 王儒林 票据法 难民危机 立法法 sdr 谢伏瞻 同洲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