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傅高义的境界

来源于 财新《中国改革》 2017年第6期 出版日期 2017年11月01日
可以听文章啦!
“活着为了工作(live to work)”,而不是“工作为了活着(work to live)”。他们不知道什么是“颐养天年”。也许,读书写作,就是他们颐养天年的方式
文 | 赵树凯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我对傅高义(Ezra F.Vogel)说不上很了解,自2001年以来,断断续续有些接触。上个学年,我在哈佛做合作研究,又有所交往。最近,整理我们讨论中涉及的文献资料,常会想到傅高义的研究。

 

  

  因为《邓小平时代》出版,傅高义在中国火了一把。海内外关于邓小平的传记类著作有多种,但毫无疑问,这一本是迄今为止影响最大者。据说,中文版印数达80万册,版税收入近百万美元。一些人甚至将这本书作为馈赠礼品。对于傅高义来说,一本书带来的火爆,这已是第二次了。上一次发生在近40年前。1979年,他的《日本第一:对美国的启示》出版。这本书解释了日本“二战”后的崛起,成为西方研究日本的最畅销著作,在日本的畅销热度也许超过《邓小平时代》在中国。《邓小平时代》的稿酬,傅高义捐给了他在俄亥俄州读本科的母校,用于建立中国和东亚研究的奖学金。

版面编辑:张柘
  • 此篇文章很值
  • 赞赏激励一下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