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地方立法权限的困境与走向

来源于 财新《中国改革》 2019年第5期 出版日期 2019年09月01日
可以听文章啦!
只有明确的规则,才具有更强的实效。若不改变地方立法原则性条款、口号性条款过多的现实,法规整体的适用性难以得到提升
文 | 田成有
 

云南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

  地方立法迎来了繁荣发展时期。同时,“有限立法权”也受到了“可以立什么”“应该怎么立”的困境与挑战。

  地方立法的权限范围

  (一)调整对象有限。《立法法》确立了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立法在我国法律体系中的基础和核心地位,列举了11项只能由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法律的事项,如国家主权,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人民政府、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的产生、组织和职权,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特别行政区制度,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犯罪和刑罚,诉讼和仲裁制度等。对于这些事项,设区的市在制定地方性法规和地方政府规章时,都不能做出规定。这也界定了我国地方立法权限的基调。对这些领域的事务,地方不得进行立法。

版面编辑:刘明晖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贸易战 新凤霞 立法法 私募债 全面深化改革 金融危机 京张高铁 去产能 永远在路上 平安众筹网 武警工程大学 作家陈映真去世 僭越 做市商 商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