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户籍制度改革需要新思路

来源于 财新《中国改革》 2014年第8期 出版日期 2014年08月01日
市场配置资源的领域越大、范围越广,相应的政府配置资源的领域就越窄、范围也就越小,城市户籍制度的含金量就越少,户籍制度改革就越容易突破
2010年1月12日,贵州省贵阳市。“这些新楼盘都是我们农民工建造的,用手机拍张照片,拿回去给老婆和娃儿看一下。”CFP:彭年
财新《中国改革》 特约作者 乔润令

  如果说城镇化的主题是农村转移人口进城的话,那么,城镇化最大的制度性障碍就是户籍管理制度。2013年,我国城镇化率为53%,但户籍城镇化率仅为35.3%,城镇人口中有约2.3亿仍为农业户籍人口。

  户籍制度的基本功能是人口统计与社会管理,但是,目前其最为重要的功能则成了配置资源的依据。城市根据户籍配置公共资源,农村根据户籍配置土地等资源。通过户籍划分城市、农村两类人口,不仅限制了城市之间、城乡之间的人口流动,也限制了农村村庄之间的人口流动。上世纪80年代的农村改革,放开了农民走出乡村的限制,为中国的改革开放提供了劳动力红利。目前的户改是要逐步放开农民进城的限制,进一步提供劳动力红利。

版面编辑:黄玉婷
  • 此篇文章很值
  • 赞赏激励一下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