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中国需要“中性开放”制度

来源于 财新《中国改革》 2021年第5期 出版日期 2021年09月01日
一个真正的技术强国一定是大量进口和大量出口。我们要以最大的努力参与到数字全球化中去,要以更高水平外循环助力新发展格局
现在的制造业基本上是全球共治。本源全球化和转移全球化是两个概念,现在的制造业产品原则上是本源全球化产品。

  文|江小涓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

  发展经济学主要研究相对低收入国家的发展问题。中国人均国民收入很快已经超过1万美元,如果没有意外,中国在“十四五”末期大概会进入高收入国家。我们怎么看这个学科?一些基本的原理对我们的发展有重要的作用。我今天选了一个主题,在这个阶段,我们的外循环或者对外开放对中国经济发展会起什么样的作用?我想它是两方面:一方面我们的阶段在转变;另一方面国际环境在变化。

  现在国际环境变化和经典发展经济学的内容和外部联系已经完全不同,内外都有一些新的变化。看这个问题,一定要理解国内国外的新形势。

版面编辑:鲍琦
财新微信